作者归档:玄玄

不喜欢下雨

走路二十多天了,天气一直挺好的。秋高气爽的天气,虽然不那么冷,可是我每次走路完都热的不行,脖子头上后背都湿透了。昨晚在家走了一个小时的椭圆机,头发都水洗的一样。走路完自己把头发剪了,后面长的剪齐了,越来越佩服自己了。

这几天天气有点不好,除了污染,就是偶尔的预报有雨。前几天快到家的时候下了小雨,幸好我都是穿戴帽子的衣服,所以也没淋到。重点是现在因为亚甲炎在吃药,怕受凉复发,所以很害怕淋雨着凉。

今天早晨又醒得早,不到六点醒了,干脆起来了。在阳台上看见小区里还有人在跑步,觉得今天有雨的预报应该不会在早晨下吧。吃完饭出门发现雨已经下的哗哗的了。住在滨湖,靠近巢湖的不好,就是每次有雨这里都下的最大。所以,无奈去开车吧。

已经快两周没开车了,车子都蒙了厚厚的一层灰。七点钟到了公司。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方兴大道刚出了滨湖过了宿松路,雨立刻就不见了。所以,为了完成今天走路的步数,我决定在厂区里面走路。

目标至少是五公里。

绕着厂里七拐八拐的,也还是有雨,不过一点点。戴了口罩和帽子,全副武装。还有早晨婆婆烙的发面饼挺好吃的,吃了一个半,也撑了够呛,必须要消耗一下。话说,我现在吃饭,早餐是麦片,牛奶,偶尔吃点炒菜和面食;中午在食堂正常吃饭;晚餐就是水煮西兰花,炒菜很少吃。所以早餐对我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多吃点没有那么多罪恶感。

话说我的步数在朋友圈里很多人的屏幕上霸屏,就有人昨晚给我发消息,叫我换个封面。因为我的封面是老妈的那一大锅饺子。哈哈,笑死我了。说他变胖了找我算账。

居然走迷路了……

1112号,合肥又搞马拉松了。

于是住在路太好的地方就是再次被封路。

徽州大道那么长一段,没法经过,于是平时看不见人的天桥今天热闹无比,各种推着电动车,摩托车,自行车的,还有人来人往。不绕路也不行,所以饶了至少三四个路口才到天桥那里,总算是到了街对面。

今天的计划是带逍去塘西河公园,在庐州大道东边的那片。昨天我和胖子走到了这里,没有来过,人也比较少。所以打算今天带逍骑车过来。当然,我的任务还是完成走路,刷步数。于是,我是走路的,胖子骑着共享单车,逍骑着他的自行车。

走到了包河大道了,我从桥底下穿过去,想到对面去看看。对面就是方兴湖公园了,省府对面。于是我告诉胖子他们在公园玩,我过去看看就回来。没想到这一走,居然走迷路了。

绕着方兴湖以为是走了一圈,出来的时候是上海路,找了个单车,想要骑回塘西河公园,和胖子他们会合。可是居然骑反了,越走越远。觉得不对,又骑回来,饶了一圈没整明白方向。我终于知道我是迷路了。没办法,看着路牌的指向,从方兴湖隧道下穿过去,还是逆行。骑着共享单车的我,也是创了个记录了。幸亏路上车都很少。方兴湖隧道很长的,我很想来个自拍来着,想想还是忍住了。终于从方兴湖隧道钻出来,到了包河大道路口,可是还是一团蒙圈,不知道往哪里走,也不记得胖子说是在包河大道等我还是庐州大道等我。此事的我是经过了走路十公里,骑车又骑了三四公里,渴的要命。水啊,水果啊都在胖子那里。我出门就抓了一瓶酸奶,路上早就喝掉了。

到处是路口不知道怎么走,好歹知道一直往前是没错的。于是继续往前骑,终于到了庐州大道路口,赶紧给胖子发消息叫他过来,我快渴死了。胖子还冲我一顿发火,说在包河大道等我,怎么我也不去找他们。我说我要能找到还至于迷路吗?

总算他们过来了,赶紧补给,胖子嘟囔着下次出来走路自己带水。还说为了等我他和逍都没玩好。太无耻了,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看他们玩的很好么,我一路走得时候,他一个劲的在家人群里发照片。照片如下:

拍了照片,还捉了好多小鱼在瓶子里,还说没玩好?

我走路走的才辛苦呢!

这就是省府对面的方兴湖公园里了。还没修好,好多地方还在干活,那几栋楼应该就是省府办公大楼了。

我们会和之后开始往家骑,都快十一点半了。悲催的马拉松还没跑完,到了徽州大道,又绕道很远的天桥过街。路上我问保安啥时候结束,说要下午二点多。我说这也太慢了,劳民伤财。

记得上午出来走路的时候,路上多能听见对封路的不满。有个女的还边打电话边说,“我当时就说我要自杀你们怎么办”,这因为封路不让过,都要闹自杀也太夸张了。不过真的好多人就是吵着要过街,我们绕过街之后,在方兴大道路口,就看见保安在和一个年轻人吵架。那保安也是好凶,说滚一边去,我就不让你过。那男的也不示弱,还要往前冲。哎,你还真能过去咋地?不过徽州大道的天桥也太少了。大家过不去,都要绕那么远,确实都是一肚子火。话说回来了,别人跑马拉松和我啥关系,弄得出行不便,也不怪有人就要闹事。

中午吃完饭出来,二点多,终于马拉松结束了,路通了。

说真的不希望再有什么马拉松!

这个周末好充实,美食+运动

一到周末才有时间琢磨吃的,或者做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这个周末突然发现有太多的东西要做,一个是牛肉粉丝,二是包饺子,三是披萨。

于是周六的晚上,我准备好食材。牛肉红烧了,放在电饭煲里煲汤。披萨饼底拿出来化了,准备好煎鸡腿肉,炒好香菇和圆葱,去超市买了青红椒备用。饺子准备做猪肉芹菜的,里面又加了虾和木耳。

周日的早晨,四点多起来上了个厕所。然后一直被胖子的呼噜声扰的睡不着。于是五点多就起来了。把粉丝泡好,开始和面醒着。把披萨做了。

最失败的是牛肉粉丝了,粉丝没有筋道,煮熟了就断了。披萨正常发挥,这次没有忘记放罗勒碎,结果就是我吃了四分之一,逍吃了四分之三,我想再吃一个都不让。饺子一如既往,每次做肉馅的都感觉有点硬,有点害怕再做肉馅的饺子了。剁肉的时候也加了水的,觉得没有那么干,胖子说可能是我们把肉剁的太碎了。下次试试不剁太碎看看。

上周我自己走路去的南艳湖公园,走路走了八公里。到了公园之后骑着单车在里面,还骑了差不多四十分钟。里面很大,所以想着这个周末带逍一起去。

我上班不开车的结果,就是车子一直放着一个星期没人开。所以,周末决定开车去南艳湖,顺便把买车险送的油卡去加油站圈存了。

早晨吃多了,惦记着走路消化。于是让胖子带着逍玩,我在前面带路。公园里大多都是树啊,水的,小孩玩的地方也不多,所以逍儿一直叫着无聊。胖子带着他在湖边捞鱼,这才算是消停。

最近天气都不错,晴朗也没有太大的污染,就是早晚温差略大。喜欢这种艳阳的天气,马上要立冬了,希望这个冬天都暖暖的。

坚持走路上下班第三天,腿继续酸痛!

话说我家离公司的距离,开车是15分钟,骑车是25分钟。于是我想试试走路要多久,答案来了,是一小时。

从开车换到骑车,也是需要勇气的。因为骑车技术不咋滴,来合肥这么多年几乎没有骑过车,看着路上那些随着车流骑车的感觉他们好厉害。虽然后来满大街的共享单车,还是不敢骑。可是,儿子和胖子都有车子,每次想要出去骑车玩,我总不能一直跟在屁股后面跑啊。于是今年打算买个自行车,还要小点的,方便我骑的。在家门口UCC自行车店铺,买了一款折叠车。试了一下,可以骑,还不怕摔。于是这就算是我正式开始上路了。

周末的时候,全家出去骑行。逍儿的自行车还是小轮子的,他也骑不快,而且估计骑得也很累,所以,经常带着他出去的话,最远也就是骑到巢湖边万达城了。后来我和胖子就趁逍周末上课的时候,骑到过大圩花海,环巢湖到过三河路口。胖子自己还曾经有一天骑了六十多公里。

骑车次数多了,技术也慢慢上来了。可是有一次还是很奇怪,我骑着摩拜单车,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居然摔倒了,屁股坐在地上。当时路口那么多车在等红灯,我真是糗大了。

开始的时候,从家里骑车上班,要30分钟,后来慢慢的改成了25分钟,20分钟。从公司回家,最快骑过一次17分钟。我的自行车小轮子,越来越觉得骑得太慢了,于是想要骑胖子的车。他还不让,说车子太大,怕我摔倒。我说我先练练还不行吗。于是周末拿着他的车子练习,车座子放到了最低,这样我能两脚够着地,就不怕摔跤了。骑了一趟,立刻就熟悉了,换挡什么的也比我的那个方便多了。于是乎,开始骑他的车子上下班。觉得女的骑这么大车子,真的很拉风。

说起走路,生过孩子之后一直血压都高,也没吃药。前几年针灸减肥了,去掉了二十多斤,最瘦时候51公斤。这几年生病之后,吃了很多激素,加上爱上了做烘焙,甜的,烤的,没少吃,又胖了起来。天冷之后觉得头晕,测量血压又高了。于是下定决心继续开始减肥。手机里华为运动,每天看别人走二三万步的,所以也想要占领封面,跑不动,那就走路。

第一天走路的时候,不到六点半就起来了。没吃饭,就出门了。到公司用了55分钟,时间还来得及,去公司门口吃的老乡鸡。老乡鸡也太贵了,一个早餐九块钱。所以,第二天,在家吃完牛奶泡麦片,才出来。走路时间差不多,六点半起床,吃完饭,六点四十五左右出来,到公司正好也能赶上做操。

只不过算上今天第三天,腿还是好酸疼啊,脚跟疼。晚上走回去的时候,路上渐渐都已经黑天了。有一段路是要走下穿桥,黑乎乎的,还真有点害怕。好在也不偏僻,路上的车还是很多的。晚上回家吃的蔬菜沙拉,我想这样继续坚持下去,不知道多久能减个几斤。但是,明显感觉走路之后白天精神多了,走完路也很舒服,没有太劳累的感觉,也没有感觉头晕,看来我是明显的缺乏锻炼型。

网上看到说,三个月走路减肥10公斤,我不要十公斤,十斤我也满足了。

只要不下雨,我就走路,一起给我加油吧!

this weekend

这个周末,大部分在走路中度过。

去看医生,搞不懂现在医生讲话说一半留一半,你问的问题都不给你正面的回答。还是十一放假淋雨弄得感冒,引起的甲状腺发炎。之前在家门口的诊所吊水了几天好了,后来又复发,又给开了消炎药叫我吃,还要我吊水,我没吊。前后花了有一千多块了,还没好。脖子还是疼,头疼,浑身都在痛。实在没办法了,决定去大医院。

滨湖医院的导医我也是够了,想要挂个急诊看看。问我什么问题,我说脖子痛,她说去看骨科。我说脖子痛为啥看骨科,甲状腺发炎。她说那去门诊看甲状腺科。去挂了号,甲状腺科还在外科大楼住院部,走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结果说他们那里是外科手术的,我这个要看内分泌科。我说你们导医是白痴吗?本来就浑身难受还给瞎指挥,那医生说那是导医的事。shit!气死了我。回到挂号又重新挂了内分泌科。

和医生说了我的病情,他说先给我开止痛药吃着。然后叫我周六早晨空腹来查血。并且说我之前的检查结果可以回家找了拿给他看,b超单。我说我的到底是不是亚甲炎,那医生说六七成的可能。

周六下午终于拿了抽血结果,去给医生看, 也没说我这个就是亚甲炎,还说差不多,还说那你之前的检查结果也没给我看啊。我突然想起手机里拍了,纸的让我扔了。找了手机里B超单子给他看,说知道了。

妈的知道啥了,我这到底是啥病呢?继续给我开了止痛药,还有地塞米松片,叫我连吃两个星期再来看。

看个病也是看的稀里糊涂,真是醉了。还说,既然来看,就要相信医生,要不信医生还来看病干嘛。我去,不明不白的要我相信他也是醉了。还能怎么办呢,骑马这里开的药有作用了,脖子不疼了,头也不疼了,身上也不痛了,止痛药就是好使。地塞米松是激素片,网上查了这个病很多都吃这个药,短期的吃影响不大。为了不想总是复发,吃吧,不然怎么办呢。

说周六这一天,跑了医院两次的。早晨骑共享单车去的,抽血完了,结果要下午出来。所以吃过早饭之后,去周围的商场逛了逛,没啥买的,给逍儿买了一套内衣,他今年长得很快,去年的秋衣今年都短了。买完衣服就走路回家。下午吃完饭睡了一觉,一看三点半了,感觉起来,又继续骑车过来,拿化验结果,于是有了上面最后看医生的一幕。

周日我们坐了公交车去湿地公园。第一次坐公交车去,如果逍再大点,我们全家都可以骑车去了。

出发的太晚了,都十点多了,所以到了湿地公园也没往里面走,就在边上溜了一圈,又坐车回来了。

回家吃完饭配老铁去看二手房,他们都想要买了,我们去看完房子之后在中介那里聊了半天,房东也来了,但是不让见面,中介两头传话。后来朋友表示钱没凑齐,因为要做抵押贷款,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账,等确保贷款下来了再签合同,中介的另一个人就说,今天不能签合同,把房东都大老远喊来了。我朋友说,我们来之前也没说今天是签合同的啊。后来朋友也说得很清楚,回去确认下钱什么时候能凑齐,如果中间房东要卖给别人,我们也没意见。我们从中介出来,回到房东房子那里取车,正好看见有邻居在外面剥花生,于是聊了几句,问这房子有什么缺点。那邻居说没有阳光,一天二个小时差不多了。我们又仔细看了下,果然如此,前面被挡,西边也被挡。于是回去路上,朋友表示肯定不买了。都说现在中介太能忽悠,看着很老实的人,还说光照能一上午,要不是碰到邻居问了两句,就被骗了。

回到家下午四点半,逍儿下午和胖子去公园玩了,我赶紧去参加物业组织的免费美甲。

好久没做过美甲了,印象中只做过一次。刚才发现有一块都掉了,真是弄了这玩意啥都不能干了吗?还是免费的就不靠谱?

吃冰糖葫芦喽!

昨天在菜市场门口,正好看见卖新鲜的山楂。话说小时候没吃过什么零食,水果,山楂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了。尤其是冬天,卖糖葫芦的走街串巷,眼巴巴的望着,能吃上一串,酸甜酸甜,那真是人间美味。

逍儿也喜欢吃糖葫芦,我现在都搞不清,他是喜欢吃外面裹着的一层糖,还是里面的酸酸的山楂。

晚上看见我买了山楂,我说要不要吃冰糖葫芦,逍儿高兴地说要。而且,在我做糖葫芦的时候,自己主动去刷了马桶。(因为我之前念叨了一句,逍儿你好像好久没刷马桶了,刷马桶是你的任务哦。)

下厨房里找了做糖葫芦的方法,居然那么简单。

山楂洗干净,擦干水,然后切开抠籽,用棍穿起来。最重要的是熬糖。用绵白糖和水在锅里熬,熬到汤起泡发黄,(我的绵白糖不够了,水放多了,所以又加了不少冰糖进去,所以也算是冰糖葫芦吧)用筷子沾一下快速放凉水里咬起来脆脆的就可以把穿好的糖葫芦放里面裹糖了。裹完了拿出来摆在盘子里放凉就可以吃了。如果糖熬得时候用筷子沾完放凉水里咬起来黏黏的粘牙就还不能裹。裹得时候记得把火可以关最小或者关了都可以,因为糖已经很烫了。还有放进去几串小心别挨着,那样容易把粘上去的糖互相又扯掉了。

逍儿吃的也不多,吃了半串,送给隔壁邻居两串,剩下的放在冰箱了。逍儿边吃边说,和外面的味道一样一样的,我们要是住在一楼就好了,就可以卖糖葫芦喽!

 

自制油条棒棒哒!

其实我挺喜欢吃油条的,胖子更喜欢。可是两个人都很胖,尤其胖子是脂肪肝。有的时候去超市想起来了买两根。一年也吃不到两回。

头几天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做油条的方子,感觉好简单,于是照着做了。结果真是美味,一次成功,逍儿吃了好几根。我也忍不住吃了几根,胖子是偷摸的吃了还美其名曰不吃外面炸的,吃中间。哎,真可怜!

下面是网上的方子,感兴趣的可以做做。

用料:面粉250克,鸡蛋一个,牛奶110克,无铝膨松剂5克,盐2克,油适量。

1.材料准备好。

2.所有材料和好,软一些。

3.和好的面醒一会,用拳头倒平,在卷起,反复两次,抹一层油保湿放食品袋醒发,冬天4小时,夏天一小时。

4.醒发好直接抻长,此方可做5.6跟油条。

5.油烧热到冒青烟下油条,用长筷子不停翻身。

最后是我的作品啦,样子不好看,可是真心好吃。哇咔咔!我真是厉害!

 

昨晚的梦

有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在梦里,如果是梦,赶紧醒来。

我和老大一起去逛街,在商场里,看见一个好可爱的小baby,混血的小女孩,那么小,还戴着尿不湿,自己就站在那里。旁边的售货员不停地推销着打折的衣服,说下午就取消折扣了,我不以为然,仍然忍不住去逗这个小宝贝。突然她摔倒了,翻了个身,在地上哭起来。这时候旁边过来一个美女,看起来是她的妈妈,年轻,有文化的样子,关键奇怪的是逛街她居然穿着白大褂。小女孩仍然哇哇的哭着,嘴里还喊着,“I want coffee”!

这么小的孩子喝咖啡,我好惊讶。更惊讶的是那个妈妈转身就从包里掏出来一瓶咖啡,貌似还是热乎的,我赶紧过去,对小宝贝说,“coffee is no good to your body”。那个妈妈听我这么说,很生气的说,你没看到她正伤心吗?怎么还说让她不开心的话?

我想了想,这毕竟是人家的事情,拉着老大要走开。这时候,这位妈妈突然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过来我给你看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周遭场景突然变幻了,那个妈妈手里还撩起了门帘,那种医院里已经发黄的但是还能看出来是白布的门帘。我从门帘外往里面一看,妈呀,这都是什么地方?检查妇科的?检查肛肠的?好多穿白大褂的人在里面出入,各种医生和病人混在一起,男女也不分。我被吓到了,拉着老大说,快跑。那个妈妈还在不停的在后面喊,进来我给你检查检查。啊!真是太恐怖了,这是什么鬼地方?我俩边跑边和身边的各种人冲撞的擦肩而过,发现这些人,有的像经历过严重车祸,脸变形的,瘸腿的,捂着肚子的,带着血腥,带着未知的病毒一样,都那么痛苦,又麻木,又饥渴。

我和老大终于跑了出来,我说,不行,应该举报他们。老大掏出手机来打110。

我们跑到了大街上躲藏起来,回头再看刚才跑出来的路口,貌似真的是某个商场。我俩决定等着110过来,不一会,呼啸的警车闪电的速度来了,下车的都是装备精良的特警。我和老大赶紧跑出去要给他们带路,这时候通往商场的路口,有个戴着帽子,穿着大衣,领着两只小狗的贵妇人,出现在这杂乱的路口突然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我们和警察一起重新进入了商场,场景又完全变化了。看不出来医院的样子,也不是商场,好像屠宰场。原来我看到的发黄的白布门帘,被宽胶皮的门帘取代,墙壁的玻璃,变成了塑料薄膜一样,好像捆绑在墙面上。之前看到的那些麻木不堪的病人,现在都变成了尸体,一层层摞在一起,简直人间地狱。突然,从一间房的窗户看过去,之前路边看到的领着狗的贵妇人,居然出现在这里,她身边还出现几个大汉。不知道是谁开的第一枪,一场枪战就开始了。我躲在一个特警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把枪,等我抬头再看时,里面一个人正拿枪对着我,我立刻按动手上的扳机,可是却毫无声息,一颗子弹都发不出来。千钧一发之际,旁边冲过来一个警察,一枪将大汉毙命。战斗打的很激烈,老化的电线也被引燃了,整个商场陷入了火海。我们必须赶紧撤离,这时候从那一摞摞尸体堆里,突然爬出来一个人。一个年轻的满脸脏兮兮血污的小伙子,几个警察过去给他从死人堆里拽了出来,撤退到安全地带。那个贵妇人,不知道是死是活。原来这是个地下黑色器官的交易场所。很多健康人被从外面骗进来,将他们的器官替换给这里面的病人,无论是什么器官,都能换。之前我们看见这里是医院场景的时候,里面好多医生都是世界上各个国家请过来的,有澳大利亚的,有美国的,所以,这也是为啥能突然看见个白大褂妈妈带着个混血小宝贝出现在这里。

好可怕的梦,幸好我们没有被抓住,幸好最后他们都被消灭。但是看到的那么多死人,已经分不清楚是病人还是医生。我眼前仍然能浮现出最后一眼看到的那个贵妇人帽檐下面遮不住的诡异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