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08年春节,我回老家过年,姐姐妹妹们都回来了,家里其乐融融,父母都很高兴。每年过年,父亲都会给山东老家的大伯和叔叔打电话,今年也不例外。只不过又多了一份伤心,因为爷爷07年正月十九去世了,去世的时候父亲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他心中的懊悔可想而知。所以,当父亲和叔叔通完电话之后,我看到父亲的眼睛湿润了,他别过头去,用手抹去了眼泪。而父亲和叔叔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想到你惦记的人永远都见不到了,那种滋味…… 父亲没有说下去,但我能体会到,那种滋味真的是痛苦的难以表达。父亲能够尽孝的时候,爷爷不在了,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不孝子,可是在我眼里,父亲比大伯叔叔都要孝顺。

父亲16岁来到北大荒,当年爷爷、大伯、叔叔也都过来了,不过没几年他们又回山东了,只有父亲一个人留下来。这以呆就是28年!等我考上大学,父亲送我去学校报到的时候,他先带我回了山东老家。当年的年轻小伙子如今已经快年近半百,路上那些老人看到父亲,都认不出来了,爷爷这个时候身体还可以,只不过胃一直不好。父亲想让爷爷到东北和我们一起住,因为相比山东的生活条件,我们哪里还可以,可是爷爷不习惯东北的气候,怎么也不去。每年父亲都给爷爷邮钱,生活费完全够用,可是爷爷仍然省吃俭用。大四的哪个春节我没有回家,而是来山东和爷爷过年,看到爷爷每天就是吃馒头,炒白菜,我说爷爷,你现在享福时候,怎么不吃点好的。可是爷爷比较倔强,就说这个不一样好吃么。我知道,生活一直简朴惯了,想让他改习惯都不是那么容易。等我工作了之后,每年也都给爷爷邮钱,可是我知道他自己绝不会吃一顿红烧肉的。

早晨起来的时候,想起父亲的那种话,有了感触。其实我是一个有点极端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悲观,不知道怎样形成的这种性格,从小就是如此。可能是家里孩子太多,父母亲忙于生计,很少关心我们的思想动态,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闷着,也不和父母亲交流。我记得小学的时候,父母亲总是冤枉我,有时候家里打碎个碗了,什么鸡架门没关了,他们都怨我。我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忘了是吃饭的时候因为什么事了,他们都数落我。我气得一个人跑到雪地里,竟然想自杀。哪个时候我才八九岁,就动了不想活的念头。而从初中13岁我就开始住校,与父母亲的沟通更少了,我的学习成绩又可以,他们也不用担心,所以基本上我都是一个人自理自己的事情。恋爱,结婚,工作哪样他们都没有操过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没人管,所以我的性格就有点偏激。有些不顺心的事,很快就往极端了想,虽然自己知道,但是就是钻牛角尖。高中的时候他们给我起外号,叫“撞南墙”,不是有句话叫“不撞南墙不回头”么。那些初认识我的不熟悉的人后来和我熟悉后都会告诉我说,感觉不认识你的时候觉得你怪怪的,熟了之后觉得我人不错。唉,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初三时候我的同桌有一次也是这样和我说。可能现在我的那些同学,不管是高中的,初中的,还是大学的,估计有一天如果想起我的时候,还会说我怪怪的!

活着挺累的,尤其有病有灾的时候,虽然现在还是走极端,这个是性格了很难改了,但我估计还不会那么容易就killmyself 吧,为了父母亲,为了父亲那句话,在他们有生之年,我还会好好活着的!

活着》上有4条评论

    1. 玄玄 文章作者

      写东西都是想到哪写到哪,感情乱七八糟的变化,写出来的东西也就乱七八糟。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dead: :cry: :cool: :arrow: :?: :-| :-x :-o :-P :-D :-? :) :( :!: :!!yun: :!!wo: :!!tian: :!!se: :!!nu: :!!nanguo: :!!mei: :!!le: :!!kuqi: :!!kuang: :!!ku: :!!keai: :!!jiong: :!!jing: :!!jiao: :!!han: :!!guai: :!!dai: :!!chi: :!!can: :!!biz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