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儿住院回来!

孩子生病时候的痛苦,当妈妈的看了,比要了自己的命还难受。我现在深切的体会到,只要逍儿健康,夺走我什么都可以。

逍儿昨天痛苦的样子,现在想起来眼眶里还有泪水,更不用提昨天我被吓得样子,眼泪不知流了多少。逍儿下午6点钟突然哇哇哭,声音都不对劲,特别难受的样子。开始在哭了两声之后不哭了,后来又狂哭,不是好动静,婆婆抱起来哄一会,又安静下来,像睡着了似的,但是我看样子根本不是睡觉,总感觉是逍儿承受不了痛苦的样子。我把逍儿从婆婆怀里抱过来,一动逍儿就醒了,又开始狂哭,又把逍儿给婆婆,婆婆说去医院吧,这时候逍儿哭的好厉害,撕心裂肺的样子,我都慌了,胖子赶紧换衣服,我带上逍儿的奶粉,奶瓶,水,还有银行卡。给逍儿换上外套,胖子抱着赶紧往外赶,我又喊婆婆把逍儿的小被子带着。出门之后,昨晚的风好大,门口的路刚刚又被栅栏隔上了,以前出门就能打到车,现在居然一个也碰不到,我说去哪个医院,省立儿童医院还是安医二附院,门口社区诊所肯定不行了,小区里很多宝宝生病都去离这边近一点的安医二附院,胖子说去近的。走了一段路,终于打到车,逍儿在没上车出门前已经趴着胖子肩膀上没动静了,睡着的样子,上了车之后醒过来,又狂哭。我催促司机,快点快点,司机中间还闯了一个红灯,但是我感觉那段路好漫长好漫长,我以前也没去过安医二附院,不知道怎么走最近,今天逍儿出院打车回来,才知道昨晚我们走的路还是绕远了,本来可以很快就到的。

那么漫长的一段路,逍儿时而安静,时而狂哭个不停,哭的嗓子都像要哑了似的,可能最疼的时候,逍儿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总之是表达他的痛苦。终于到了医院门口,跑进大厅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我使劲的喊,医生,医生在哪里。里面有个人,我现在也不知道他是医生还是也来看病的人,总之是个好心人,他带我们进了抢救室。给逍儿放在床上,他一直还在哭,我说怎么回事,赶紧给我孩子看看。因为我的害怕恐惧担心,并且是哭着说,你可以想象一个妈妈当时的样子,肯定很丑。一个医生说,你不要那么大声,孩子会害怕哭的更厉害。有护士给逍儿身上贴管子,应该是做心电图的东西,然后拿个氧气管,让放在逍儿鼻孔跟前。胖子去办卡交钱,做B超。进了B超室,还有病人在,那个医生坐在那里忙着什么。我大喊,医生,快点看看我的孩子。那个医生漠然的回头,然后厌恶似的说,这不是有人吗,非得可你先来啊。妈的,我现在想想,给孩子B超之后,我应该去给那个男医生两个巴掌。一个幼儿,十一个月大,难道在就医的顺序上不能给优先一下吗,孩子当时痛苦的嗷嗷直哭,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不能体谅我们一下吗。旁边的大夫也在劝说,叫我安静一点,那个龌龊医生终于给逍儿做B超了。B超结果是有包块,可能是肠套叠。

B超出来我们又在抢救室的床上等着了,护士说是不是安排住院,又有人说不知道怎么处理呢。不一会胖子过来说,这里说治不了,让我们转院,到省立儿童医院。这里是开发区比较偏的地方,出门打车是不可能的,我赶紧拿出手机准备打120,可是该死的手机居然没反应,我大喊,谁的手机能给我用一下,屋里几个人都在默然的站着,在我狂喊之下,一个男的说,我的手机,结果他的手还在开机。我找医院的电话,一个护士说,这个不能打外线。终于有个护士出来说,过来这里能打,并替我拨通了120。胖子手机出来急没有带。我给120说了地址,和孩子的症状,我说求求你们快点过来。

差不多十分钟,120来了,那种担架车,逍儿放在上面,我,胖子,婆婆随后上车,120随车的除了一个司机,还有两个男的,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一个孩子生病来这么多人。上车我问,有没有医生,那个戴帽子的说他就是。车开出医院大门,胖子就把逍儿抱在怀里,一个是躺着氧气管不好弄,而是车太颠簸了,那个戴帽子的问了一些发病时间,和状况,边问我们边记录。终于到了省立儿童医院,到了11楼儿外科。一个戴眼镜的医生,我昨晚后来知道他姓张,叫我们把逍儿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然后问我们情况,我当时比较着急,就不停的问医生孩子怎么了,有没有事,用什么措施。那个医生说,你问这么多我怎么回答你,然后问逍儿鼻子跟前粘的东西怎么回事,我说从安医二附院转过来,那里给吸氧用的,他说吸氧有什么用。然后问我们孩子发病过程,我给他看了安医的B超单,我说用不用重新做,他说不用。说,今天已经第四个肠套叠的了。给我们打住院单,手术知情同意书,说孩子这种情况有两种治疗办法,先是保守治疗,空气灌肠,如果空气灌肠不好使,就要手术开刀。还说,空气灌肠孩子会比较痛苦,叫我们不要心疼孩子。

医生给检查完,逍儿让婆婆抱着,安静了好多,可能是阵痛,不痛了逍儿没有那么哭了。大夫叫我去办住院。家里没那么多现金,窗口又非要现金,我又跑到医院门口的银行,取了三千。住院办完了。回来时候胖子已经带逍儿去验了血,什么狗屁医院,验血在三楼,电梯还不到,只5楼停,胖子坐电梯下去的时候,又没按,下到一楼,又抱上三楼。我问现在什么情况,胖子说等着给安排病床了。

差不多九点,大夫叫我们去灌肠,逍儿躺在台上,裤子脱掉,衣服掀上去,那个张医生给逍儿屁股眼插了管子,然后叫胖子按住双腿,夹紧,不能漏气,我按着逍儿胳膊。说一次不成,可能要两次。开始了,逍儿尿都憋出来了,脸上好痛苦在使劲抵抗的表情,过一会突然吐出一堆水,我赶紧把逍儿头侧着,大夫出来让逍儿坐起来,说最好让他哭出来,这样才好。逍儿吐完了躺下,又开始了,婆婆这次按着逍儿头侧着,我看逍儿还是不肯哭,就掐他身上,逍儿终于哭了,还好,很顺利,不一会大夫出来了,说通了。逍儿已经软趴趴的了,给他穿裤子的时候两条腿软软的。

又给逍儿抱回11楼,护士给扎针,做皮试,问有什么过敏史,我说头孢,她说什么品种,我说不知道,反正有种是过敏的,又问吃什么过敏,我说一吃香蕉就起疙瘩。给逍儿做完皮试,又抱去给埋针。那个刮胡刀都不快,给逍儿剃头发的时候,都刮不下来,给逍儿扎针的时候逍儿拉便便了,婆婆用手按着逍儿腿时候,都拉在婆婆手上了,逍儿扎完针就去病房等着了。四人间,已经有三个做完灌肠的了。逍儿现在精神好了很多,疼痛过去之后,又高兴起来了,护士来给吊上水,好久都不睡,我们就看着,都差不多十一点多钟才睡着。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也睡不着,床太小,后来就让婆婆躺着睡了,她一开始还说不困,可是躺倒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胖子坐在旁边看着,逍儿睡觉总是来回折腾,一会左,一会右,又怕他碰到针头。我坐在床头,倒着睡了一会,也睡不踏实,熬到四五点钟差不多,婆婆醒了,她起来了我赶紧钻进被我暖和一会。逍儿吊的是葡萄糖水,因为不能喝水不能吃奶,中间可能是饿了不停的吃手,吃一会,睡一会,五点钟左右吊完水也醒了,婆婆抱着他在地上走,我和胖子就躺着歇了一会。早晨上班医生来给开了B超单,化验血的,说再检查一下,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B超单出来,说没有明显包块,结果终于是好点了,如果不好的话,就要再受一次罪的。逍儿终于可以喝水了,一下子喝了五六十毫升的水,以前可是非常讨厌喝水的。逍儿灌肠之后到现在,中间拉了一次,昨晚的有血丝,我让胖子拿给医生看,医生说是肠道里面残留的,没事。上午在等着出院的时候,逍儿又拉了两次,都是粘乎乎,黑红色的,都快走了时候拉的最多,里面裤子都拉湿透了,我让胖子出去又买了一套内衣给逍儿换上,要不然也太臭了。医生又给开了一盒益生菌的东西,好贵,288。给逍儿喝了一代,又喝了点奶。大夫说,不呕吐,不腹胀就没事了。

中午十一点多到家,在车上逍就睡了。回来之后一直睡到2点钟才醒。下午又拉了两次,绿色的,散的,有稀水。出院时候交代了,三天之内只能喝奶,而且二个星期内孩子不能剧烈运动,蹦跳啊,不能折腾,不能感冒。这个病没有预防的办法,而且还可能会复发。一个病房的2岁四个月的宝宝,刚做完肠套叠手术三个月,上次是灌肠没通开刀的,现在又复发了,又灌了一次。唉,我的逍儿怎么会这么倒霉呢。都怪我,之前几天给他练习吃干饭了,不知道是不是吃干饭吃的,经历这件事之后,胖子说孩子成长不要强迫他了,晚几个月吃干饭,晚几个月走又怎么样,不用那么着急训练他,等大了自然就慢慢会了。

我现在特别怕听到逍儿的哭声,总怕他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或者又是肚子痛了。逍儿现在还很虚弱,玩东西也不甚高兴的样子。好在在肚子痛之前逍儿发烧已经退了,要不然会更折腾了。今天请了一天假,我也累得不行,中午吃完饭睡了两个小时,逍睡醒之后我看了一会又睡了两个小时,起来之后才感觉身上有点力气。第一次起来之后感觉走路都轻飘飘的,明天要去上班了,很担心逍,可是又怎么样呢,也不能一直盯着,就嘱咐婆婆,逍儿有哭闹不舒服,赶紧叫我们。

中午的时候给爸妈打电话,和爸爸说话的时候还好,可是一和我妈说话的时候,眼泪又止不住流出来了,现在想想真的很害怕。因为昨天早晨逍退烧了,就是有点拉肚子,同事叫我去逛街,我说胖子行不行,胖子说行。十点多钟出门,晚上六点回来,进屋时候逍儿就刚刚开始哭的时候,我真不敢想象如果我晚回来一会会怎么样。那样我会更自责,怪自己一辈子。

 

 

逍儿住院回来!》上有18条评论

  1. 艾晨

    1.肠套叠大多发生在婴幼儿。和吃干饭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肠套叠算是儿科急症,你发现的还算早,送医院也送的早:)

    如果一个健康的婴幼儿突然出现不明原因的阵发性哭闹、面色苍白、出冷汗、呕吐、大便带血,精神不振时,应想到是否有可能会得肠套叠,要立即送医院治疗。   
    临床上三个最主要症状为腹痛、呕吐和果酱般血便。
    2。关于做B超照顾谁的问题,我有一个亲身体会
    那时候我在Ct室转科,来了一个人,昏迷中,于是我安排让插队先做。但是刚过了不到半分钟,陪同家属说病号这么重还不让进去做?你们又不没有急重缓急,把我骂了一顿:)说我没医德。
    但是和他说的时候,刚好一个人已经进去了,后来那个人也没出来,他就等不急了。

    —————————–
    现在在儿科,有时候急诊上会来一个三个月的小孩子,家长会说照顾照顾吧,我家小孩子太小。
    但是我回复:这个医院没有大人。你前面的都是刚生下没几天的
    家长也不说话了
    ————————————————–
    但其实医生心里有数,来个病号,会先看脸色,精神,重的话就得赶快处理。
    ————————————————–
    如果我是那个B超医生,我可能会这样表现,让前面的病号(如果是大人的话)赶快穿衣服,让你赶快把孩子抱进来,同时宽慰你别着急。
    不过我现在不敢宽慰人,怕遇到一些家长说又不是你家孩子,你当然说不用着急了,挺害怕的。 :-P

    回复
    1. 玄玄 文章作者

      他白天就是拉肚子,便便我之前说是有点像果冻,你这么说觉得用果酱形容是比较合适,不过没有血。
      我现在不想说那个做B超的医生什么了,我觉得这样的医生太多了,正常,可能我当时太心急觉得他过分,后来想想后来转到儿童医院时刚开始那个医生也觉得不紧不慢,等逍儿病好了,我又觉得他不错了。正如你说的,可能医生毕竟懂,和当父母的不一样,父母觉得孩子生病就是大事,就要医生也忙得跳脚,如果医生碰到病人就天天这样,估计肯定累死了。
      我回来打电话给我妈说医生的态度,我妈说如果医生也像你这么急,你心里该更没底了。
      谢谢艾晨你的分析,我心里真的好多了!

      回复
      1. 艾晨

        这是急症 :)你说的像果冻,可能还是肠套叠,因为果酱的的话一般就表示有血了,是暗色果酱的那种 :)所以这个没法预防的

        回复
  2. 玄玄 文章作者

    逍儿一直都很健康,所以突然出状况,我和胖子都慌得够呛,怕得够呛,现在经历之后细想一下,孩子没有那么脆弱,他自己会有抵抗力的,空气灌肠那么痛苦时候逍儿都不哭,我掐他才出声。发现及时,送的及时应该不会有危险的。经历了一次,有了经验,以后家里至少要备3千块现金,还有孩子的病还是去专科医院,毕竟那里是儿科专科,看病人多,医生肯定一直都在。还有千万要冷静,想想那句老话,儿孙自有儿孙福!

    回复
  3. CXM

    bb打吊针打头我觉得是最难受的。我的第二个外甥出世了,哈哈。昨天2点。 :wink: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dead: :cry: :cool: :arrow: :?: :-| :-x :-o :-P :-D :-? :) :( :!: :!!yun: :!!wo: :!!tian: :!!se: :!!nu: :!!nanguo: :!!mei: :!!le: :!!kuqi: :!!kuang: :!!ku: :!!keai: :!!jiong: :!!jing: :!!jiao: :!!han: :!!guai: :!!dai: :!!chi: :!!can: :!!biz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