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儿差一天十五个月,缝针了!

上午上班正忙的够呛,接到老公的电话,逍儿头磕破流血了,快回家。
我都傻了,只听了这一句就挂了电话,立刻往外狂奔。
从办公室出来,我的腿都软了,脑子里不停的在想,逍儿这个时间应该在屋里玩,屋里没有什么东西能把头磕得流血,到底怎么回事,是磕到头前面还是后面。
走运的是,刚到公司门口有一辆出租车过来,马上上车往家赶,催促司机快点。路上才想起来问老公逍儿现在在哪?给老公打了电话,他说在门口的三院社区诊所。下了车直奔那里,到处也没看到。这回给婆婆手机打电话,告诉我在菜市场那里的诊所。
赶忙往那里跑,一进诊所就听见逍儿的哭声,进到处置室一看,逍儿的背心都被血染红了,婆婆的衣服胸前都是血,再看看逍儿头上伤口的地方,我的心都要裂开了,右边额头上面至少两公分长的口子,中间宽有0.5公分,好大的伤口,里面的血不停的往外冒。逍儿哭得吐了出来。我赶紧把逍儿抱在怀里。
问大夫是要缝针吗?大夫说,这么大的口子肯定要缝针,我说这里能弄吗?他说能。我说能弄好吗?大夫不乐意地说,要是不想弄就抱走。那个护士说,没事的,妈妈别看,能弄。
把逍儿抱在床上,护士按着头,我按着胳膊,这时候老公也赶回来了,按着逍儿的腿。我说能打麻药吗?大夫说不用打。
大夫开始缝针,好疼啊,逍儿哭得好大声,可是都没什么东西吐了。我看见,大夫拿着的针和线,在逍儿的额头伤口两侧的肉拉着,拽着,真是心疼死我了。终于缝完了,6针。大夫放了一块黄色的纱布按在伤口上,又在外面粘了一块胶布,头上又缠了两圈。
要打破伤风针和消炎针。
头上有伤口,不能打针了,针只能扎在脚上。逍儿脚上的血管好细啊,第一个护士可能拿的针头太大了,半天都没扎上。又换了个护士,换了个枕头,扎另一只脚。终于扎上了。
哄逍儿看电视,看手机,逍儿终于不哭了。
逍儿好勇敢,一会就老实的看电视了。之前给逍儿换了衣服了,背心上都是血迹,我的儿子得流了多少血啊!
让婆婆回家拿了奶过来,给逍儿喝了奶,不一会,我抱着睡着了。
快打完的时候醒了,坐在那里看旁边吊水的人,一个劲的看人家,是一个帅哥吊水,他女朋友在陪他。
最后结算的时候,6针60块钱,包扎的材料费要了50块。打的破伤风针是好的,不用做皮试,186,吊水59.又拿了一盒消炎药,总共块四百块钱了。
真是飞来横祸,婆婆说是逍儿自己从阳台往屋里走,在阳台上摔倒了,头就磕在门口的水泥台阶上了。连个事情过程都说不明白的人,不知道她当时在干什么,门口有台阶,也不看紧点。
更恶心的是公公,在诊所里面嗷嗷大叫,瞪眼直跳脚的大喊,给逍儿吓得直哭。因为,我问是摔在哪里了,是不是阳台上晾大蒜的台面,他说不是。我说那个也别放那里了,回家收起来。他不吱声。我说你回家给收起来。他说收就收。老公说,你回去啊!他就不乐意了,开始瞪个眼睛大吼,什么回家就回家,回四川。后来就再吼什么我都没听懂,什么挑多少扁担,估计意思就是供养老公上学干活了呗,后来护士和医生过来把他拉走这才消停。
逍儿受伤,够闹心的了,又碰到这种四六不分,人语不懂的老人,更他妈的闹心了。

逍儿差一天十五个月,缝针了!》上有19条评论

    1. 玄玄 文章作者

      大夫说可拆可不拆,说拆了好,不留疤,五天之后去拆。
      天这么热怕出汗,一直开空调呢。

      回复
    1. 玄玄 文章作者

      大人总有疏忽的时候,孩子刚学会走路,也不知道深浅。当面我也没有埋怨婆婆,不过我背后发发牢骚。

      回复
  1. ixwebhosting

    第一,血染阳台也太恐怖了些,不应用这个词来说可爱的孩子;
    第二,用枕头给孩子打针?这个错字太离谱了吧!

    回复
    1. 玄玄 文章作者

      我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清理过了,没看到血。不过在医院看到逍儿流了那么多血,可见当时摔了之后没少出血。这个词是中性,最好不用,改过来了。
      你看的太仔细了,谢谢!

      回复
    1. 玄玄 文章作者

      我没有必要向你说明白之间的关系,懂我的能看懂,不懂我的也不用懂。

      回复
  2. 花小习

    啊!前几天我一岁大的小表弟也头破血流了,他妈妈心都碎了。医生第一次没缝好,还拆了重新缝,真是恨死那医生了!!!

    回复
  3. Firm

    可怜的小宝贝,话说我家那个上次膝盖破了个口,我都心疼得要死。。

    回复
  4. 喃熙

    玄玄 :可能打麻药对孩子不好吧。不过肯定很疼啊,针线直接串皮肉。

    能不打就不打的,医生是为了孩子好,不要说医生狠,麻药伤大脑。我家老大两岁那年在厕所里撞到装卫生纸的铁盒角,也是一个口子,虽然没有逍儿严重到缝六针,也是满头血迹大半夜现跑到医院去紧急处理包扎了。医生当时问我们要缝还是直接上药包扎,我当时怕不容易好就说缝针,我爹妈觉得如果不是太严重就别缝,孩子疼,虽然当时我儿已经没哭了。其实我自己也怕缝,他小时打吊针看着针头进去时嗷嗷哭的样子我都回头不敢看了,何况是拿针线穿来穿去的。当时也好的算挺快,两个星期吧就恢复了,只是那个地方到现在也不长头发,唉……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dead: :cry: :cool: :arrow: :?: :-| :-x :-o :-P :-D :-? :) :( :!: :!!yun: :!!wo: :!!tian: :!!se: :!!nu: :!!nanguo: :!!mei: :!!le: :!!kuqi: :!!kuang: :!!ku: :!!keai: :!!jiong: :!!jing: :!!jiao: :!!han: :!!guai: :!!dai: :!!chi: :!!can: :!!biz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