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昏天暗地过三天!

现在突然想到,老娘这个词发明得真是好,当了娘了,辈分升一级了,年龄老了,身体也老了,尤其是我生孩子又晚,名副其实的是老娘了。逍儿再次考验了老娘一把,端午节这三天假期,我和胖子过的昏天暗地,可不是玩的,是累的!

22号开始放假,下午逍儿睡觉醒了,四点多开始发现有点发烧,一量体温38度2了,两个人立刻慌张了,赶紧带去门口的诊所,果然不出所料的看完之后说,嗓子发炎了,要吊水。我说先给我们开点药吃吧,晚点看看再说。在诊所的时候又量了一次体温,38度5了,当时买了退烧药给喂了。回到家里,又给吃了消炎药和感冒药,中间逍儿出汗了,感觉烧退了一些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又烧起来了,可能是退烧药的药效过了,逍儿不舒服,一个劲的吭叽,后来干脆哭起来了,好像肚子疼似地,很痛苦的样子。想起逍儿11个月的时候肠套叠,也是突然哭个不停,把我吓得要死,赶紧收拾东西,打车去省立儿童医院。到了地方,大厅里一堆人,好多孩子,额头上也像逍一样贴了退热贴。逍出门抱着去打车的时候还哭,上了车就不哭了,问他肚肚疼不疼,他说不疼。我说不疼你哭什么啊?也不说话了。好不容易等到我们了,又量了体温,38度2,说给开药。我说来之前好像肚子疼的样子,因为之前得过肠套叠,所以好害怕。哪个医生说,你问他现在肚子还疼不疼了,我说现在不疼了。他说拉屎了吗?我说晚上拉屎了。医生说,拉屎了就不是,回家再有不对再来。我说现在都来了,做个B超看看吧,医生就说,那开个单子,去交费吧。于是,交了费,去四楼B超室,晚上九点多,走廊里都没人,敲门,让我们进去,问了情况,那个做B超的医生说,这么大了,还有肠套叠,肠子就有问题了。看了一下,很快就说,不是的。这下我们就放心了。

回到急诊室,给开了安儿宁颗粒,还有四联康,然后说叫我们喂点利巴韦林。没别的事,我们就打车回来了,结果刚到家,逍又开始哭,问怎么回事也不说,最后居然说要出去玩,晕死,我说,妈妈手机里有挖土机,我们看挖土机吧。给他放在小床上,打开我手机里面以前录得挖土机干活的视频(家门口后面修路,逍儿好喜欢去看挖土机干活,看得都不回家),看着挖土机,就消停了,不大一会拍拍睡着了。

夜里我和胖子也不敢睡觉了,一直看着,十二点多醒了,要喝奶,给冲了奶喝,又量了体温,快39度了,赶紧又喂了一次退烧药,过一会又给喂了利巴韦林颗粒。逍儿吃药好不情愿,好不容易哄着,算是喂完了。后半夜出汗了,感觉烧退了些,23号一天,看体温都没有很高,退烧药也不吃了,就是给喂的药太多了,四种,咽扁颗粒、利巴韦林、头孢克洛颗粒、安儿宁。23号夜里也没有发烧了,以为能好了,24号,本来准备带逍出去玩了。结果出门的时候发现逍又有点发烧,在家门口转了一圈,回来给逍量体温,又升到38度多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38度8了,给喂了退烧药,结果哭个不停,把之前喝的奶喝药都吐出来了,给他讲了一下道理,重新给喂了退烧药,这次老实吃完了。过了一会又是狂出汗,晚上还喝了一碗稀饭,睡觉前看着精神也还挺好。胖子出门又去买了退热贴和复方锌布颗粒,说这个药也是退烧的,觉得和布洛芬交叉着吃能好点。还买了抗病毒口服液。

夜里睡觉逍儿又开始发烧了,因为下午刚喂了布洛芬,虽然超过了四个小时,也不敢再给他吃,于是换了这个复方锌布颗粒喂,晚上9点钟吃的,到了夜里11点半也还没有退烧,中间给逍儿用温水擦身,腋窝,大腿窝,退热贴也从冰箱里拿出来,不停地换。胖子弄了冰块用毛巾包起来给逍枕上了。没办法,又喂了一次布洛芬,一直观察着,等出汗退烧呢,结果居然一直没有退,体温根本不用量了,觉得应该也在39度以上了,好害怕逍儿烧糊涂了,把逍儿叫起来给他喂水喝,问他一些问题,爸爸叫什么名字,妈妈叫什么名字,姥姥家在哪里,都回答上来了,25号得凌晨2点了,烧到39度2。又开始给逍儿擦身上,凌晨4点,把逍儿抱起来喂了水,问逍儿去洗澡好不好,逍儿说,好。于是开始弄水,给逍洗澡,洗了澡,冲了奶喝,洗完澡觉得身上量了一会,过一会又热了,于是又喂了一次布洛芬,这次才开始出汗退烧。逍儿之前枕着的冰块都化了。都说发烧应该尿少,这个晚上逍的尿一点也不少,尿了三次床,还给他把了两次尿。

25号早晨起来,因为之前退烧药的作用吧,出汗了,感觉烧退了些,精神也好点,赶紧吃饭,带逍去安医二附院儿科,七点四十到的,居然排队的人都几十个了,还好,我们没挂专家号,因为挂了不知道要等多久,以前每次来都是看普通门诊,觉得看得也可以,于是挂了普通门诊,我们是第一个。看了逍儿,给逍儿听了诊,看逍儿嗓子的时候,逍儿好乖,自己就啊了,没用压舌板。说是上呼吸道感染,扁桃体发炎,说,吃药三天了不好使,吊水吧。我说,不验个血看看吗?于是说, 那就先验血吧,血相不高就不用吊了。说因为考虑有的孩子吃药吸收不好,所以吊水还是来得快。上去抽了血,逍儿抽血的时候哭得眼泪口水一大把,抽血的医生还给逍儿一个哆啦a梦的大头贴,结果拿到手里了还是照哭。等了一个小时,拿了化验结果。门诊的医生看了说,血相还好,那继续吃药吧,看嗓子是处于恢复期了,如果下午还发烧,再带他来吊水。我说家里一大堆药,怎么吃啊。说,头孢吃了不好使,换阿莫西林吃,再吃利巴韦林和咽扁颗粒就行了,安儿宁不用吃了,退烧药用复方锌布颗粒也行,说效果是一样的。于是胖子带逍回家了,我去上班了,胖子请了一天假在家看逍。昨天一天都没有再烧了,只是出了好多汗。胖子在前面三个药的基础上,还给逍喝了抗病毒口服液。我说那个不是大人吃的吗,他说没事反正是中成药。也不知道有事没事。

晚上给逍量了体温,都在38度下了,我和胖子也都累的不行了,我十点多钟睡得,胖子11点多睡得,我一睁眼睛就第二天四点了。吓够呛,赶紧跑过去看逍,摸摸头,温热的,身上好多汗,胖子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逍醒了,一个劲喊,倒水、倒水。我说好。赶紧倒了一杯水,拿勺喂了几口,太慢了,我说逍,坐起来喝好不好?逍说,好!于是坐起来,自己拿着杯子,咕咚咕咚一杯水都喝了,问他尿不尿,摇头。不一会又睡着了。胖子这会也醒了,我问他中间醒了看逍没,他说没有。都是累的扛不住了!

今天早晨我出门早,胖子给逍量了体温,说不到37度了,就是还出汗,汗好多,告诉婆婆怎么给逍喂药,胖子也去上班了。

逍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生的病,也是发烧,那时候好害怕,跑去省立儿童医院,吊水吊了好几天,也不好,吊完水继续烧到39度4,家门口诊所也是,吊了几天,好像来回吊了有五六天,总是反复的发烧,后来去看的中医,吃了四天药,不知道是该好了,还是中药起作用了,折腾了差不多半个月。所以,这次逍儿发烧,我俩一直观察着,没去吊水,觉得吊水也不是说那么快就好,既然都有个过程,干嘛非要吊水呢,而且,逍儿大了些了,能懂话了,喂药喝水也相对来说容易多了。后来和小区里的一个老奶奶聊天才知道,我家逍儿生病那天,她家宝宝刚好。也是反复发烧,搞了一个星期,跑去省立儿童医院吊了水,不好,还是发烧,又去省立医院看,也是吊水,吊了几天水,现在算是好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最近天气还算稳定, 为什么反而这么多孩子生病呢,天刚突然热的那会,逍要开空调睡觉的时候,还担心天气突然变热,会不会感冒,那时候却没有呢。

昨天下班的时候,胖子说,逍儿在阳台上看见我回来了,说妈妈带逍出去玩喽!生病这几天光在家里看着吃药,也没出去玩了。放假时候我也说了,以后我们出去玩都带着逍,不把逍儿放家里了,现在觉得,不带逍玩,我们自己出去逛街,逍太可怜了。让他出去多看看,也长长见识。

逍儿赶快好哦,妈妈带逍去玩喽!

端午节昏天暗地过三天!》上有4条评论

  1. 一路阳光

    做了妈妈,才能真正体会到孩子生病时父母的心情,多么希望,小家伙能不生病就长大到二十岁。这样该多省心哦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dead: :cry: :cool: :arrow: :?: :-| :-x :-o :-P :-D :-? :) :( :!: :!!yun: :!!wo: :!!tian: :!!se: :!!nu: :!!nanguo: :!!mei: :!!le: :!!kuqi: :!!kuang: :!!ku: :!!keai: :!!jiong: :!!jing: :!!jiao: :!!han: :!!guai: :!!dai: :!!chi: :!!can: :!!biz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