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无痕

雪,还在下,漫天雪花飞舞,却并不浪漫,气氛一如冰雪一样,寒冷。

此刻在雪的掩埋下,仍然能看出,一个人四肢张开,在雪地里一动不动。落在那人脸上的雪不知为何却没有融化,而是不断堆积起来。

无痕,一个冷漠的男人,一如冰雪一样寒冷,出现在这个人的面前。

银色的长发在寒风中飞舞,在这雪花中竟分不出,是他的头发,还是这飞舞的雪花。偶尔吹起的长发下露出坚毅的脸庞。这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尽管黑色的长袍加身,但细看之后就会发现,在这寒冷的冬天,长袍也仅是一层单布而已。此刻,他握紧佩剑的左手,一如他的脸色一样平静,站在这个眼看就完全被雪掩埋掉的男人面前。

时间仿佛静止,就这样停止了流动,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个清晰的声音,在这空旷的雪地里回响起来。

“果然没有人情味,看了我这么久,不打算拉我起来么?”雪地里的男人竟然活过来了。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死。一个高大的身影眨眼之间就站在无痕的面前,深褐色的眼睛里似乎带着调侃,带着捉摸不透的思绪。雪在他身上仍然无情地堆积着,但已经无法掩盖他的面容了。

或许,无法形容的魅力,就是用来形容这样的男子。帅气得无法想像,令人不可抵抗的诱惑,这样的男人,依然无法撼动无痕的表情。

“踏雪,你从来都知道我,在忍耐力上,你远远比不过。”低沉磁性的声音,从嘴角流出。

踏雪,无痕,同时出现。

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形影不离,在踏雪出现的地方,很快你就知道无痕也在附近。

比朋友还朋友,比知己还知己,比情人还情人?

他们的关系,一如他们的人一样,是个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dead: :cry: :cool: :arrow: :?: :-| :-x :-o :-P :-D :-? :) :( :!: :!!yun: :!!wo: :!!tian: :!!se: :!!nu: :!!nanguo: :!!mei: :!!le: :!!kuqi: :!!kuang: :!!ku: :!!keai: :!!jiong: :!!jing: :!!jiao: :!!han: :!!guai: :!!dai: :!!chi: :!!can: :!!biz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