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一个人生活

那个把口香糖粘在凳子上的人,你还记得么?我虽然忘记过很多事,那些我认为一辈子都不可能忘了的事,最后却忘了。都说,回忆的时候,说明你已经老了,那我现在算不算老了呢。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总是浮现在眼前。那个帅气、胆小又可爱的男孩。

下课时候,我从凳子上站起来,手不经意的拉靠背的时候,你在旁边窃笑。我知道,肯定又上当了,因为手里粘糊糊的,是口香糖。

混蛋!我心理暗暗骂道。是的,就是骂你,不过在心 … [ 阅读全文 ]

所谓纠缠,只是伤害

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喜欢下雨,喜欢江边,以至于后来喜欢海边。最后发现,是喜欢那种声音。下雨的时候,雨点哗哗落地的声音,敲打在屋檐上的声音,浇湿了行人,在雨中奔跑的声音。声音有时候是音律,有时候是噪音,有的时候却是知己,朋友。

第一次来江边,三个人,不是三个女人。我喝醉了,第一次喝醉,原来喝醉是这种感觉,只想哈哈大笑,抑制不住的想笑。

第二次来江边,初春的雨,寒气还是那么袭人,厚重的毛衣,在 … [ 阅读全文 ]

伤不伤,谁知道?

何时梦醒:女生是不是都听妈妈的话?

撒那特思:不一定,要看是什么类型的。

何时梦醒:我常给她妈妈打电话。

撒那特思:她妈妈对你怎样?

何时梦醒:她妈妈对我还好,她妈劝她,她不听。

撒那特思:有些话是会起反作用的。她如果爱你,她妈妈不让都不行。她不爱你,她妈妈再说也不行,一个道理。

何时梦醒: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么?

撒那特思:对不知道的东西都感觉精彩,但见过之后都一样。 … [ 阅读全文 ]

软软的baby

用“软软的”、“棉花糖一样”来形容baby,我感觉再合适不过了!

昨天看到了同事的baby,好乖巧的小baby,有五个月那么大,长得干净可人。趴在妈妈的肩上,自在的熟睡。

我把baby抱过来,体会一下小baby的感觉。好软!真担心一用劲会把骨骼揉坏。

小baby看来真是困了,在我怀里还是一样睡觉。很会找姿势,偏着头,脸搭在肩膀上,胖乎乎的 … [ 阅读全文 ]

得不到你,偏偏想你

我那么渴望你

却偏偏得不到你

越是得不到你

越是想你

为什么这么折磨我

你真是个坏家伙

我曾经许过两个愿望

一个已经得到了

貌似困难,

得到却很容易

另一个愿望就是你

完全拥有你

完全掌控你

过去这么多年

还是无法控制你

而你却一直在我心里

时不时的冒出来

挑逗我的抵抗力

考验我的忍耐力

刺激我的征服欲

尽管现在看来 … [ 阅读全文 ]

吸血迷情

王妃,美丽的新娘,深爱王,王也深爱的女人,听到敌人传来的谗言,以为王已战死。

没有你的世界,我无法独活下去。

用自己的一纵,投身湍急的河水,期盼与王在另一个世界的相会。

为了保护自己的王国,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王满身血污从战场厮杀回来,带来了胜利,却再也听不到爱人的情话。对着冰冷的尸体,听到教廷那句“自杀者不能上天堂”,王愤怒了。

为什么?这就是我保护教廷的代价么?这样的教廷要我牺 … [ 阅读全文 ]

一口气的冲动

登山

那座万象山

高耸入云

向山顶攀登

两双鞋 四只脚

歇息一下吧

蹂蹂脚

把矿泉水倒进你嘴里

把火腿肠塞到我口里

一路笑着上去

走过之后才看到

下山的路最难

我叫你背我

算不算共患难

有时

共过患难未必就是真朋友

也许只限当时的冲动

然后

一切皆枉然

… [ 阅读全文 ]

虾米和大鱼de对话

虾米今天很郁闷,每天辛苦找食物给大鱼,得到的赏赐却是最少的。虾米很气愤,决定找大鱼谈判。妈的,不能看我虾米是出卖苦力的,就这么欺负我啊。

虾米壮起虾胆,游到呼呼大睡的大鱼跟前,还没站稳,险些被大鱼嘴里呼出的气泡给吹倒。

总算站定,虾米捅了捅大鱼的 鳍,鱼头,鱼头,醒醒 。(大鱼是当头的,当然叫鱼头了)

大鱼缓缓睁开鱼眼,谁啊,哦,是小虾米啊,有什么事啊。

虾米就虾米,干嘛叫我小虾米 …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