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孤独

孤独孩子如此

晚上八点多钟,在和胖子啃鸭脖子,辣得鼻涕直流,满手都是油的时候,恍惚听见门铃在响。

在城市里就是这样,没有铃声,没有访客是正常的,有了反而不正常。赶快擦掉满手的油,从猫眼里看到对面的门开着,透着昏黄的灯光,好像有个人站在门口。

我推开门,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她说,阿姨,借你手机用一下,给我妈打个电话。

这个女孩大概应该就是对门家的小孩。对门的这户人家有所了解,女主人是我们一个公司的车间主任的姐姐,他们是巢湖来的,为了孩子上学,所以在这里买了房子。不过他家的孩子,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说,怎么了,妈妈呢。她说,我妈妈下午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我把手机给她,她拨了号码,我听见电话里那通用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 阅读全文 ]